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版块 » 另类小说 » 性医春歌十一

性医春歌十一

十一、 相逢故人
炙热的夏天来临时,刚好也是凤凰花开的时节,筱莉也终于要从国小毕业了。
这一年级她念的可以说是相当愉快,班上同学不但沒有人敢像以前的同学一样轻视她,更沒人会因为她的家世背景而瞧不起她。
筱莉在班上不但居于领导地位,在学校也是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,许多老师对她的评价都极为赞赏,更有不少未发育的小男生也偷偷喜欢她。
毕业典礼时她被选为学生代表致词,由于筱莉本来就很会说话,在经由她清脆的声音,和充满感情的口中演讲出来时,在场诸位的老师家长和来宾,莫不被这股感人的气份诱导下,而哭得淅哩哗啦的。
颁奖时筱莉大大小小的拿了十几个奖项,我在台下一边拿着摄影机拍摄,一边鼓掌叫好。
她果然是颗闪亮的宝石,只要有机会给她的话,她就会绽放着惊人的光芒,许多家长都对我投以忌妒又羡慕的眼神,似乎巴不得筱莉是他们家的小孩。
典礼结束时筱莉亲热的扑倒在我怀里,笑着问说她的表现好不好,我很满意的点点头说,拥有她是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。
我还趁着沒人注意时,偷偷地在她可爱的小耳朵上咬了一口,告诉她说希望回家时,她在床上的表现也和现在一样精彩。
筱莉羞红着俏脸沒有回话,却用她的小脚用力的採在我的皮鞋上。
由于上国中后需要剪成短髮,我很捨不得筱莉剪掉那头柔顺乌黑的长头髮,因此想要替她找一所私立的国中,比较沒有髮禁。
筱莉却不以为然的,想要去读附近的公立学校,她说以前那种学校的同学,铜臭味都太重了,而且个个都喜欢比家世比财富,那种盛气凌人的模样让她受不了,结果她不顾我的反对,硬是去上了一所公立的国中。
当筱莉领完制服的那天,便特地到美容院去减掉那头,陪伴了她十三年的长头髮。
我心中感到非常惋惜,但是当看到她顶着头齐耳短髮,呈现另一种俏皮的风情时,我又觉得好像又和她过去的,小孩纯真模样有所不同。
虽然筱莉在我面前表现的,看来仍然是那副天真无邪的孩童模样,但是有时她无意中流露出的睿智眼神,和超出她年龄的世故语气,又会让我觉得她已经不再是,我以前所能操纵在手心的那个小女孩了。
我知道筱莉的智商本来就很高,再加上她所提早歷练的社会经歷,早已经让她的内心世界变成一个小大人。
尤其是这一年多来,她正常精緻的饮食营养状态,让她原本就比一般同年女性要高的身高,又往上成长了不少。
以前她的小个头只有到我的腰部,现在已经长到我的胸前,我帮她量了下身高竟然有一百五十几了。
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,她的胸部和屁股仍和小孩子一样时,并沒有发育多少,所以她的身材虽然高挑,却仍常让人认为是一个稍高的小学生、小女孩而已,这也是我不希望她太早发育成熟的唯一遗憾。
而我在医院的工作,自从筱莉帮我赶走胡纪那个老麻烦后,可以说是一帆风顺,比较让我惊讶的是,叶玫竟然又调到我的医院了。
相隔一年多不见,她看起来仍然是那么的清丽高傲,这朵白玫瑰并沒有因为时间的流逝,而减少了她身上会扎人手的长刺,她见了我后仍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。
叶玫的单位虽然并不属于我所管辖的范围,但我在业务上还是仍会和她有所接触,我对她的迷恋自从时间的沖刷后,已经不再像以前那般激烈了,再加上我拥有筱莉这个小宝贝后,我现在也很少会对一般女人产生性趣。
除了我越来越沈迷于筱莉的身体外,她对我若有似无的控制手段,似乎也是我不敢再乱风流的原因。
我以前老是很得意,自己螳螂捕蝉的计画,能够捕到筱莉这只稀世貂蝉,但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后,筱莉越来越瞭解我的个性嗜好,也就越发瞭解我心中的想法。
她能看透我的情绪好坏及对东西的喜恶,而能随时迎合我的心里状态,更厉害的是,她知道如何有效的利用她的身体,来作为约束我的手段和目的。
我有时会怀疑的想,她是不是反过来变成螳螂后面的那只麻雀了,我和她的阴谋斗争,并不是从我得到筱莉自认得胜的那天算起,而是从筱莉委身于我后,我就掉进了她的五指山了。
当然我身为成年男人的自尊,并不容许我有这种畏惧的想法,至少我知道筱莉在感情上,是不会背叛我的,她是喜欢我爱我的。
筱莉或许只是出于自私及报復的心态下,想让我养成「畏妻」
的个性,而达到独佔我控制我的目的吧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我要叹口气的说她的计画是相当成功的。
所以我虽然和医院的护士,仍常常有些吃豆腐的举动,但是却很少再有逾越的行为发生,可是一见到叶玫那张傲脸,我好战的个性又忍不住的想挑衅她。
虽然我明明对她不再感性趣,也知道会碰的一鼻子灰,但却就是乐此不疲欲罢不能。
我每每挑逗的她快要翻脸时,又马上恢復成严肃的医生表情,让她一肚子火无处发洩,我会感到有趣的想说,她这样下去不知道会不会被我给逼疯了。
叶玫除了对我之外,对其他的病人及同事都表现的很亲切随和,众人虽觉叶玫对我的态度恶劣感到好奇,但由于叶玫不肯透露,也就只能当作私人的偏见了。
我知道叶玫不是那种,会打小报告爱说是非的人,因此我除了语言上的轻薄外,偶而也开始加上一些行为的挑逗。
当然这些举动,不但无助于化解我和叶玫之间的隔阂,反而更加深了她对我的成见。
我知道叶玫有一个男朋友,而且还同是我医学院的学弟,有次他到医院来找叶玫时刚好遇到我,他很崇拜的对我说,他很仰慕我的医术,希望将来毕业后能在我的指导下实习。
我试着和他聊天,顺便探察叶玫的想法。
他说叶玫的母亲以前因为病危时,沒有钱送红包给医生开刀因而致死,所以才下定决心,想要当一个仁心仁术的医生,无奈她的才智并沒有优秀到,足以让她考上医学院的程度,只好退而求其次的,当个白衣天使以遂心愿。
听他这样说后,我才瞭解叶玫对我为何都不怀好意的原因,她是把我和害死她母亲的那个医生印象,产生了重叠。
这是个人直觉的印象问题,我沒有办法强要她改变对我的看法,反正我本来就不自认为自己是个好人,所以也不太想改变和她相处的态度。
她对我仍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,我对她也是回以充满挑衅轻薄的举止,除此之外我们之间的相处也并沒有太大的问题。
一直到过了几个月后的某天晚上,急诊室传来纷嚷吵杂的声音,我好奇的问一位护士小姐,她跟我说是一起三死一伤的重大车祸。
一辆货车由于行驶过快,迎面撞上一部四人坐的小轿车,除了驾驶以外,其他的人都伤势过重,还来不及送医院就当场死亡。
我听了觉得沒什么稀奇,这种事情在医院的急诊室是家常便饭,而叶玫刚好今天晚上值班,便连忙加入急救的行列。
她一看到伤者,脸色惨白的尖叫一声就昏过去了,我好奇的去看了一下伤者,竟然是叶玫的男朋友。
众人一边把昏厥的叶玫给抬走,另一方面急忙稳定伤者的伤势,经过一阵抢救后,总算是将他从鬼门关给拉回来了。
但不幸的是,他的伤势虽然沒什么大碍了,但他的左脚却由于冲击的力道,导致整个骨骼和肌肉全部扭曲撞烂,因此可能要面临截肢的命运,叶玫知道后整个人几乎要崩溃了。
会诊的医生虽对叶玫感到非常同情,但却也无可奈何。
就在手术举行的前一天,叶玫偷偷地跑来找我,她求我说希望能不要让她男朋友变成残废。
我笑着说:「你也太抬举我了吧,我又不是什么怪医秦博士,还能够让他完好如初。你也看过他主治医师的建议报告了,除了动手术切除外,还能有什么办法?」
我心里觉得很好笑,她也有求我的一天。
叶玫忍不住哭着说:「不!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的!虽然你…你的人品不怎么样,但是我相信你的手术技术是顶尖的,只要能让他不要变成残废的话,就算…就算你要…要我的身体做交换都无所谓,我只求你不要见死不救!」
她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来说这番话,我看着她无助哭泣的表情,和蕴藏在眼底深处的决心,竟让我想起当初得到筱莉的情形。
叶玫那种哀痛欲绝的样子,像极了筱莉伤心的模样,我心里不知怎么的,竟然起了一阵心动。
我曾对得到筱莉的卑鄙手段感到惭愧,因此我也曾下定决心,不会再让她伤心流泪,现在看到叶玫和筱莉的影子重叠,彷彿是在叫我不要违背誓言。
我深思了一会儿,叹口气说:「你说得沒有错,我这个人确实不怎么样,我不但卑鄙无耻又贪财好色,但是你有一点说错了,那就是我绝对不是个见死不救的人!」
我向病歷室调了他男朋友的资料,仔细研究可行的替代方案,并且安排由我亲自执刀动手术。
他男朋友左脚的情形,其实相当的麻烦,不但有许多破碎的小骨头掺杂在肌肉里,而且肌肉细胞的肌束及肌纤维等结构,也都被搅的一团模煳。
由于他受伤的部位,主要集中在小腿胫骨及悱骨附近,因此我採用折衷的办法,将破碎的腿骨清除,并用钢钉作为接合,断裂的肌束及神经轴突等,也用显微手术来加以缝合。
如此一来,他的左脚外观肌肉,虽看起来和常人无异,但实际支撑的骨骼却相当脆弱,以后的情形还要看他復健的情况而定,不过可能终身都要拿拐杖走路的情形,却是无论如何都免不了的。
我老实的跟叶玫说后,她听了已经相当的满足了,因为至少她男朋友的两只脚都还在。
这一天我足足忙了十几个小时,我向叶玫报告完病情后,就躺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,唿唿大睡。
她男朋友的伤势在叶玫的照顾下,恢復的相当良好,她男朋友也对我保存了他的双脚,而对我致以诚心的感激。
就这样过了一个多礼拜,当天晚上我刚好在值夜班,我一边吃着筱莉帮我准备的宵夜,一边看着病歷表打发时间,想到夜晚漫长的孤寂时光,小傢伙不在身边陪着,还真有点感到寂寞。
这时叶玫忽然无声无息的走了进来,我好奇的问她说找我有事吗?叶玫低着头不愿看我,过了一会儿她才冷冷的说:「我…我不想欠你的人情,所以我…我是来还债的,这也是我当初和你约好的条件。」
她泛白的脸色有些微微发红,看来似乎是不大情愿,但为了履行诺言,她还是将自己的身体,勇敢的送到恶狼的嘴边。
我叹了口气,无奈的笑说:「我只是盡我医生的本分而已,再说我当初也沒跟你亲口约定过什么条件,你用不着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,你还是走吧。」
我们之间僵持了一阵子,叶玫最后终于沈默的走了出去。
原本以为这件事就此了结了,但叶玫似乎仍耿耿于怀,因为只要是轮到我值夜班时,她都会又偷偷跑来找我,然后我们之间又相对哑口无言一阵子,最后她又会默默的走出去。
如此这般的持续了好几次,结果当有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,正在思考叶玫的举动时,筱莉一屁股坐在我身上,好奇的问我说脑袋里在想什么。
我別过头去,装着若无其事的表情说,我哪有在想什么。
筱莉的秀眉微蹙,将我的头转过来,用她清澈的小眼睛瞪着我说:「你在想女人哦!对不对?」
我心里微微惊慌,这小傢伙的眼光越来越厉害,真是任何事情都快要瞒不住她了。
我苦笑着打哈哈说:「哪…哪有,我怎么敢在你面前別的想女人呢!我现在哪有那个天大的胆子啊!哈哈…哈哈!」
我用一阵干笑来掩饰我的憨憼。
筱莉「哼」的一声说:「你不要想骗我了,你这副样子我一看到就知道了,你要自己老实说呢,还是要我逼你说呢!」
小傢伙微笑的看着我,但她可爱的小眼睛里却开始散发着杀气,瞧的我心里毛毛的。
我不敢隐瞒,只好将事情的全部经过,老老实实的全对她说了。
筱莉听了后沈吟了半晌,却忽然开口说:「既然她叫你抱她的话,那你就抱啊。」
我好奇的问说为什么?筱莉叹口气说:「其实我大概可以瞭解她的心情,因为与其被一个讨厌的人,欠着无法偿还的人情,而心存疙瘩的过一辈子,还不如痛痛快快的一次还清,还比较舒服呢。」
我疑惑的问说,她怎么会如此肯定叶玫心中的想法。
筱莉骄傲的说:「那还不简单,这是女人彼此之间所特有的直觉,你相信我的话不会有错的!」
我听了心里觉得很好笑,还女人呢!她根本是个连毛都还沒有长出来的小丫头,还敢如此大言不惭。
只是这话可不能说出口,因为我还想活命。
于是我笑着问她说,我抱別的女人她不介意吗?筱莉站了起来,居高临下双手抱胸的望着我说:
「介意?我有什么好介意的?反正我也只不过是你买来的洋娃娃,哪有什么资格管你的事情啊!再说你抱別的女人对我也有好处,我现在正在发育中,你老是一天到晚扰得我沒办法好好睡觉,睡眠不好就发育不好,发育不好就长不高。所以我还巴不得你去抱別人咧!」
我脸上一怔,心想这小傢伙的口气不大友善,不知道她说的话是真是假。
另一方面又想到她最近对我的态度,真是越来越不尊重了,筱莉现在除了在外面,或是有別人在场时,会为了掩饰身份,而喊我一声老爸外。
其他时候的称唿都是对我直唿其名,不然就是叫喂或你的。
要是逢到心情不好时,还会干脆叫我老头、变态、或是恋童癖的之类难听的称唿。
筱莉转过身去,似乎要走下床回她房间睡觉,我抓住她纤细的足裸轻轻一拉,她哎呀一声惨叫,迎面跌倒在床上。
我连忙从背后将她重重压在我的下面,然后用鬍渣刷着她的小耳鬓说:「你这小鬼头,我今天晚上我要是不好好的『教训』你一顿,你大概不知道床上是谁在当家作主吧!」
我说这番话时,其实心中却暗暗流泪,因为我在家中的地位竟然沦落到,只能在床上称老大的地步。
筱莉紧紧抓着睡衣不让我脱,一边挣扎着笑骂说:「放开我啦!你这个变态!有恋童癖的色老头,我要回房间睡觉啦,不然明天上学会迟到的。」
我轻轻搔了她的腋下,这是她的弱点,筱莉笑的两手发软,我赶紧将手伸进下面,解开她睡衣的钮扣把它给脱下来。
筱莉里头还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,灯光一照便反射出淡淡的浅蓝色,这幅引人遐思的模样让我更加兴奋。
我掀开她的衬衣,用鼻端沿着她光滑柔嫩的背肌,缓缓向下滑落,接着用牙齿将她穿的睡裤内裤,一起拉下来。
由于筱莉刚洗过澡,身上还带着沐浴乳的香气,于是我不避髒的,沿着她的尾椎和微翘的股沟,一直舔到她花苞的洞口。
当我的舌头越过她最后面的小洞口时,筱莉紧张的呀呀乱叫,这让我想起以前曾经有一次对她做过肛交及灌肠。
那次比起她初次破瓜时还要麻烦,小女孩的直肠构造,比阴道更加狭窄,我努力了老半天好不容易才塞进去,但过紧的压迫感实在是让我下体感到疼痛,老实说那对她和我都是一种折磨。
我那次弄的并沒有很盡兴,只是草草的随便就结束,最惨的还是筱莉了,事后她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天,连大小便都会痛。
后来小傢伙对我撂下狠话,她说我以后要是敢再这样做的话,她就再也不进我房间睡觉了。
我被她这样警告后,便再也沒有做过那档事了,反正与其玩弄她的小屁股,我对她前面的洞口还比较感兴趣。
于是我再继续接着轻舔,那道粉红色的小细缝,直到芳香的花蜜渐渐渗出,然后我将涨满的下体缓缓深入。
筱莉「嗯」的一声呻吟,听的我无比销魂春心荡漾,我不禁要叹口气的说,她赤裸的身体配合着喘息的声音,简直就是一块超级海洛英,会让人沈迷于其中而不可自拔。
我现在要是一阵子不碰碰她,听听她的声音,或是闻闻她身上的香味的话,就会全身不对劲。
由于筱莉一直想要挣扎逃跑,于是我只好抓着她的双手,然后用腰部轻轻一顶,她的上半身就自然而然的腾空了起来,我用这种老汉牦牛的姿势,非常盡责的做着耕田梨土的工作,仔细的耕耘筱莉这块人间净土。
这个姿势其实蛮累人的,我努力了一会儿后,就翻过身来让筱莉坐在我上面。
这种姿势反让她很害羞,因为我的下体会因为她的体重,而非常深入。
她双手遮着红透的小脸不敢看我,我顽皮的抖动腰部后,由于姿势的不稳,让她连忙将双手撑在我的肚子上,保持重心。
我一边搓揉她微隆的雏胸,一边开始慢慢挺动腰部,筱莉就像乘着一艘小艇,遨游在惊涛骇浪之中。
我抖动的越激烈,她越是咬紧嘴唇不肯出声,我忽然停了下来想看看她的反应,她的眼睛有点惊讶又有点生气,好像是在奇怪我为什么不继续了。
我笑着叫她自己动,她羞的小脑袋勐摇头,结果我抖抖停停的,渐渐挑起她的慾望。
最后她似乎是无法忍耐身体的反应,只好不甘心的开始自己抽送腰部。
她的通道根本是一个食虫草,会将所有掉落的东西完全融化,我那里只感到无比的拥挤和摩擦,伴随着阵阵温热和快感,不断的刺激着我的灵魂深处,最后我像误入里头的昆虫般,融化出一滩雪白的液体在里面。
过了几天,刚好又轮到我值夜班时,叶玫又像之前一样的走进来。
我想了想筱莉当天晚上劝我的那番话,决定将这件事做个了结。
于是我走到门把将锁按上,然后将叶玫拉到诊疗床边,叶玫的神情似乎非常惊讶,却又好像有点期待。
她虽然一直希望我能收取应收的报酬,但是一但我真的付诸行动了,她又觉得很害怕,我猜她现在的心情应该是相当矛盾吧。
我将叶玫护士服的钮扣一粒粒解开,露出她穿在身上的白色内衣胸罩,她的乳房虽不雄伟,但也柔软而峻挺,那股属于年轻女孩的活力弹性,及雪白娇嫩的肌肤和香气,让我忍不住将脸颊埋在她的乳沟中轻嗅。
我将她的胸罩脱下来,开始品嚐镶在雪白山峰上的那颗红豆,她的红豆色泽不像筱莉是粉红的,而是红中带褐的色泽,但比起一般女人那种暗暗黑黑的颜色,算是非常漂亮的了,这也证明她的身体,并沒有经过太多异性的侵袭。
我接着将叶玫的裙子及内裤脱下,轻抚着她那块我以前梦寐以求的桃花源,她羞红着脸不断颤抖,并且始终別过头去不愿看着我,她肌肤上泛起的疙瘩,彷彿是在传达着对我无比的厌恶。
我心中有点生气,开始用灵活的手指深入她的禁地,不断的轻揉搔抚挑起她的慾望。
我想亲吻她脸上那两朵如玫瑰花般的嘴唇,叶玫却不断撇头闪避,不想把她最后所保留的自尊,也让我一起糟蹋。
叶玫这副不情愿的样子,却更加挑起了我的好胜心,她身为女人的身体毕竟是很老实的,下缘已经在我的爱抚下渗出湿润,于是我便毫不客气的,勇敢探索玫瑰花道里的幽暗风景。
她的通道韧度虽不如筱莉那般拥挤,但已远胜平常沈溺于性爱交欢的女性,我知道她应该不是处女,但这股不输于处女的紧缩度,让我猜想她或许并不常做这件事情吧。
我将所有极致的工夫全使出来,努力的让她感觉兴奋的欢悦,她的经验不多当然禁不起,我这个情场老手的催佻,我看着她一点一滴的解除了她最后的武装,终于把握机会亲到那象徵她自尊的樱唇。
突如其来的震惊,将叶玫从迷惘中拉回来,她的眼泪忍不住流出,我沒有理会她的悲伤,只是持续着在她的身体、通道、及嘴唇里无止盡的发洩我的慾望。
由于我已经习惯了,筱莉那无比让人蚀魂的通道窄度,因此叶玫的通道虽然拥挤,却也仍在我所能应付的范围内,我一直持续到让她连续两次高潮后,才解放了我身体的慾望。
叶玫心力交悴的躺在床上喘息起伏,那毫无戒严的眼睛虚无缥缈的,完全沒有她平时看着我时,所装饰的敌意。
我心中一懔起了疑问,便好奇的质问她说:「你老实说,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讨厌我?」
叶玫沈默了一会儿,用双手埋着哭泣的脸颊沒有回答。
我叹了口气,心中已经有了答案,但是我不敢、也不想证明。
我沒有再继续追问下去,只是体贴的帮她将身上整理干净,便离开诊疗室让她能好好休息,顺便让她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。
第二天我们见面后,又回復以往的相处情形,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,似乎根本就不曾在我们之间发生过。
我回家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暗中思索着叶玫真正对我的感觉,筱莉看着我眼角微微透着泪光,她问我说事情是不是已经解决了。
她担忧的模样,就好像小孩子害怕会失去心爱东西的表情。
我将她搂到怀里,叹口气的说:「你放心,我跟她的事情都过去了,我发誓,不管我的人在哪里,但是我的心永远都在你这里。」
筱莉的身上不知为何,都会飘散着一股淡淡的百合花香,我只要闻到这股味道,心情就会平静不少。
她坐在我的大腿上斜倚在我胸前,感受到我真正存在于她的身边,而我则像是迷途知返的昆虫,栖息在她这朵小小的百合花上。